全国服务热线:13883677024

达拉非尼和曲美替尼分别是诺华研发的BRAF V600E、MEK抑制剂,分别靶向丝氨酸/苏氨酸激酶家族中的不同激酶-分别为BRAF和MEK1/2-在RAS/RAF/MEK/ERK途径中,达拉非尼抑制BRAF V600E激酶,导致ERK磷酸化降低和抑制细胞的增殖,使基因突变的BRAF V600E的癌细胞生长停滞,并导致细胞死亡,其与非小细胞肺癌(NSCLC)和黑素瘤等其他癌症有关。

NSCLC中患者中,BRAF突变(包括V600E和非V600E突变)比例为6%–8%,每年造成全球约90,000例患者死亡BRAF突变患者中,V600E突变发生率最高,BRAF V600E突变发生比例约为55%。BRAFV600E靶向治疗主要包含单药BRAF抑制剂达拉非尼,以及双靶方案BRAF抑制剂达拉非尼+MEK抑制剂曲美替尼。在试验以及临床中,事实证明,双靶联合方案比单药治疗效果更出色!

国家药品监督总局(NMPA)宣布,诺华曲美替尼片联合甲磺酸达拉非尼(D+T)治疗BRAF V600突变阳性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新适应症上市申请拟纳入优先审评,为我国BRAF V600型突变的NSCLC患者带来了希望!

申请根据名为BRF113928研究,试验纳入的患者,均≥18岁NSCLC患者IV期转移BRAF V600E突变既往治疗包括至少1种含铂化疗方案,不超过3种系统治疗方案未接受过BRAF抑制剂或MEK抑制剂类患者。连续治疗主要终点研究者评估的ORR(RECIST v1.1)安全性。

对比了BRAF抑制剂单药与BRAF+MEK双靶组合治疗BRAF V600E阳性晚期NSCLC的疗效。试验分为三个队列,分别为:①队列A:纳入经治的患者,接受达拉非尼单药治疗,共78例;②队列B:纳入经治的患者,接受达拉+曲美治疗,共57例;③队列C:纳入初治的患者,接受达拉+曲美治疗。

结果显示,队列A达拉单药治疗的ORR(客观缓解率)只有27%,而达拉+曲美(队列B)的ORR明显提高,达到了63%。中位DoR(缓解持续时间)方面,双靶组合较达拉略有提升(12.6 vs 9.9个月)。对于初治患者,达拉+曲美的ORR为61%,中位DoR未达到,提示无论是初治或是经治BRAF患者,双靶组合都能展现出不错的疗效。

访问量:301
发表时间:2022-07-2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