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13883677024

根据 2021 年 ASCO 年会上提供的数据,作为一线治疗,帕博利珠单抗加阿西替尼比标准治疗带来了统计学上显着的生存获益。

通过对 KEYNOTE-426 3 期试验 (NCT02853331) 进行 3.5 年的随访,使用派姆单抗 (Keytruda) 加阿昔替尼 (Inlyta) 联合治疗肾细胞癌 (RCC) 比舒尼替尼 (Sutent ),根据 2021 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 (ASCO) 年会上的结果介绍。

在中位随访 42.8 个月时,派姆单抗/阿西替尼的中位总生存期 (OS) 为 45.7 个月(95% CI,43.6–未达到),而舒尼替尼为 40.1 个月(95% CI,34.3-44.2)( HR,0.73;95% CI,0.60-0.88;P <.001)。中位无进展生存期 (PFS) 分别为 15.7 个月(95% CI,13.6-20.2)和 11.1 个月(95% CI,8.9-12.5)(HR,0.68;95% CI,0.58-0.80;P < .0001)。

“KEYNOTE-426 的中位随访时间为 42.8 个月,代表了检查点抑制剂联合 VEGF/VEGFR 抑制剂治疗一线透明细胞 RCC 的最长随访时间,”主要研究作者 Brian I. Rini 医学博士说,医学教授和范德比尔特-英格拉姆癌症中心临床试验的首任主任。

“KEYNOTE-426 的最终分析结果继续支持派姆单抗加阿西替尼作为先前未经治疗的晚期透明细胞 RCC 患者的标准治疗,”Rini 补充道。

这项国际开放标签研究包括 861 名年龄≥18 岁的初治晚期 RCC 患者。所有患者均具有清晰的细胞组织学。患者在 2016 年 10 月 24 日至 2018 年 1 月 24 日期间被随机分配至派姆单抗加阿昔替尼 (n = 432) 或单药舒尼替尼 (n = 429)。

各研究组的基线特征平衡良好。“这是典型的前线 RCC 人群,”Rini 说。在联合组中,中位年龄为 62 岁(范围,30-89 岁),71.3% 的患者为男性,IMDC 风险类别有利为 31.9%,中等为 55.1%,差为 13%。

联合组 82.6% 的患者既往接受过肾切除术,该组 72.9% 的患者有≥2 个转移部位。关于 PD-L1 状态,派姆单抗/阿西替尼组 407 名接受评估的患者中有 59.5% 的综合阳性评分≥1。

在联合组中,患者每 3 周接受 200 毫克的帕博利珠单抗静脉注射,最多 35 个周期,加上每天两次口服 5 毫克的阿西替尼。在对照组中,患者在每个 6 周周期的前 4 周每天口服 50 毫克舒尼替尼治疗。治疗一直持续到疾病进展、出现不可接受的毒性或患者退出试验。OS 和 PFS 是主要研究终点。

ASCO 会议上报告的数据的随访范围最短为 35.6 个月,最长为 50.6 个月。在随访时,联合组中有 14.5% 的患者仍在接受治疗,而舒尼替尼组中有 9.4% 的患者仍在接受治疗。

在联合治疗组中,58.4% 的患者接受了后续抗癌治疗,而舒尼替尼治疗组为 73%。在派姆单抗/阿西替尼组中,“大约 20% 的患者接受了 PD-1/PD-L1 抑制剂,近 90% 的患者接受了某种形式的 VEGF 抑制,三分之一的患者接受了其他治疗,”Rini 说。在对照组中,这些比率分别为 74.4%、68.7% 和 22.8%。

联合组 42.8 个月时的客观缓解率为 60.4%,而舒尼替尼组为 39.6%。完全缓解率和部分缓解率分别为 10% 对 3.5% 和 50.5% 对 36.1%。

联合用药的中位反应时间为 2.8 个月,而舒尼替尼为 3.0 个月。中位反应持续时间分别为 23.6 个月和 15.3 个月。

关于安全性,Rini 说:“手臂之间的安全状况相当,没有出现新的安全信号。”

更新的安全性数据显示,96.3% 的联合治疗组发生了所有级别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 (TRAE),而舒尼替尼治疗组的这一比例为 97.6%。Rini 说:“与之前的报告相比,唯一增加的是蛋白尿在 pembrolizumab 加 axitinib 组中的总体发生率现在已达到 20%。”

3 至 5 级 TRAE 的发生率分别为 67.8% 和 63.8%。pembrolizumab/axitinib 组有 4 名患者死亡,而舒尼替尼组中有 7 名患者死亡。

根据 KEYNOTE-426 试验的先前数据,FDA 于 2019 年 4 月批准派姆单抗加阿昔替尼用于晚期 RCC 患者的一线治疗。

访问量:216
发表时间:2021-10-15 

返回顶部